网站首页 > 优秀评选 > 最美基层干部
李银江:一根扎根山区的优质“钢筋”
发布日期:2016-08-03 09:19
作者:
来源:
【字体:
视力保护色:

  桂五镇敬老院内,李银江给老人洗脚,剪指甲。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记者 刘 莉摄

  当敬老院院长,他在一片荒草地上办起敬老院,为64位老人披麻戴孝送终。当社保站副站长,他在全市第一个打破殡葬垄断,逼得靠“吃死人饭”的店铺纷纷降价。当村支书,他收拾烂摊子,把两个欠债村搞得红红火火。

  对老人尽孝,对困难群众尽责,对人民尽忠。三处岗位,处处映出党旗下的忠诚与信仰。他就是淮安市盱眙县桂五镇社保站副站长、敬老院院长李银江,一位扎根丘陵山区近40年的老党员——一根扎根乡村的优质“钢筋”!

  一座敬老院,

  当了105次“儿子”

  30年前的1986年,一纸任命书把29岁的李银江调到桂五镇当敬老院院长。“报到那天,敬老院影子都没看到。镇领导指着一处草丛说,就选在这里吧,把它筹建起来。”

  镇里一分钱都给不起,李银江就拉上两个人,找石头、运沙子,样样自己动手。晚上搭个篷子,挂上煤油灯,一夜一夜地守着工地。90天,他建起一座有11间住房的敬老院。

  刚开始没人来。“您来了,我就是您儿子,包吃包住包看病。我没做到,雇车把你送回去,你吃住几天也不吃亏。”李银江上门做工作,来了首批7位五保老人。无儿无女的周新南一个人住在山顶,两个砖头一垒是灶,一个木盆往上一罩是锅盖。患脑血栓,口水直流,没人管。到了敬老院,早上一个鸡蛋,中午有鱼肉,每半年一次体检、看病。老人一住十几年,越住身体越好。

  首批五保老人付伟俭,在敬老院住了13年去世,李银江为他设灵堂、擦身子、穿寿衣,拉来妻子烧香磕头,守灵三天,最后火化。“进了这里,吃穿住用洗全不用操心,走了,后事也办得妥妥的。”105位五保老人慕名来此安度晚年,还抚养大6名孤儿。61位老人先后离世,李银江亲手操办丧事。

  敬老院名气越来越大,不但五保老人,社会上的也想进来。光棍纪凤如就一直盘算着这事,他家要拆迁,他只提一个要求,“进敬老院”。40多岁的他不够资格,“来可以,不是来享福的,做服务员。”“行,只要能进来。”这一干就是十多年,7年前他60岁整正式成为“院民”。

  老人越来越多,李银江征地30亩,敬老院从当初的200多平米增加到现在的2650平米。他还在全县建了首家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,空巢老人等过去想进来却进不来的都可以进来了。现在的敬老院,房间居家化,大客厅、沙发、彩电、卫生间,跟在家没两样。

  四片公益墓,

  挤垮黑心丧葬用品店

  长期以来,农村丧葬用品价格居高不下。同时兼任镇社保站副站长的李银江直骂这些小老板“黑了心”:“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?进价7元、10元、15元的花圈,他们卖100元;1.2万元一个的骨灰盒,进价1080元,发的都是死人财。”

  李银江决定要变一变,他给镇里打报告,依托敬老院搞丧葬用品经销。进价15元的花圈,他卖16.5元;进价196元的骨灰盒,他卖200元,都只苦个油费和人工费。今年起,在他的建议下,骨灰盒改卖为免费。“我算过账,全镇3.8万人,一年约离世200人,200个骨灰盒也就4万元。多这4万政府富不了,但免了这4万多少人夸你政府?4万元买回全镇人的心。”

  李银江还利用废山地建了4片共计3000多个墓穴的墓地和2栋能存放384个骨灰盒的安息堂。单穴1000元一个,双穴2000元一个,也都是成本价。安息堂是他从大城市学来的,整个淮安市他是第一家:骨灰盒存在一个个小隔间里,比墓穴更省地。还配有小灵堂,人们可以一杯清酒或一束鲜花,来这里缅怀亲人。这些墓地和安息堂,他亲自选地、亲自设计,对优抚对象和困难户一律免费。

  这样,从花圈、寿衣到骨灰盒再到墓穴,敬老院一条龙服务了,不但本镇,周边三四个乡镇也纷纷来买。一年不到,桂五镇做丧葬的店铺倒了一半,没关门的也纷纷自动降价,殡葬业水分被挤干。

  李银江为全镇人办了件快心事,可那些小老板对他恨之入骨。有的把电话打到县、市纪委,举报他扰乱市场和贪污。“进货有进货单,出货有发票。不但没查出问题,我还被省民政厅请去介绍经验,周边几个乡镇都开始推广了。”

  两任村支书,

  带出一个富民村

  看到李银江总有逢山开路、遇水架桥的本事,在担任敬老院院长期间,组织上多次点将,让他下去兼任村支书,收拾烂摊子。

  一次是去四桥村。当时村会计因贪污被判刑,村支书被行政处理,村两委班子基本停摆,村集体欠债84万元。镇里给他的任务很明确,“配强两委班子,要快。”村里架低压线,买好的电线杆堆在淮河大桥下。村民刘传发窝在那里守三天三夜,怕人偷。这样的人不用用谁?李银江将包括刘传发在内肯干事、有公心的5名村民选进新一届“两委”班子,来了个大换血。果然不出两年,村新两委班子就还掉了外债,还有余款。

  又一次临危受命是2012年,去新星村。当时一开发商看中这里的千亩荒山,想投资5亿元建光伏发电站。可山上有357座坟,开发商条件苛刻:2个月迁不走坟,走路!动祖坟是大忌,村民都不同意。这项目对偏僻的桂五来说是个“金砣砣”,镇党委不想放弃,让李银江来啃这块硬骨头。李银江顶住压力,吃住在山上,挨家挨户做工作。晚上做通一户,白天和敬老院身体好的老同志跳入坟坑,一根根收敛尸骨,装进骨灰盒里,迁移一户。到了第53天,357座坟茔一座不剩时,他整个人被晒成了黑炭。如今,看到800多亩光伏电站一年带来500多万元的税收,村人都说,“多亏了李银江,否则就得不到这个大利了。”

  干哪一行都干得这么好,秘诀是什么?“多用情、多动嘴、多跑腿,外加一句,办事公道!”李银江的回答很简单。    本报记者 蔡志明

  

让老老少少都有个温暖的家
——记盱眙县桂五镇社保站副站长、敬老院院长李银江(下)

  时代楷模

  在乡镇民政岗位一干30年,省市民政系统都说李银江把民政工作做好了、做“活”了。三访敬老院,记者真切地感受到,正是他“心要热、眼要明、手要净”的朴素“民政观”,让他成为扎根乡村的“钢筋”。

  心热:老有所养 少有可依

  李银江办敬老院,院中有院,里面还住着6个孤儿,也是孤儿院。“每个孩子的事不能提,一提我就掉眼泪。王峰,爸妈患癌前后脚去世,我接到院里,住单间。院里的伙食以清淡为主,考虑正长身体,给他开小灶。老人们都把他当孙子护,儿女带来好吃的都有他的份。开家长会我去,还发言。孩子争气,考上东大。每年寒暑假哪都不去,回院里,帮着干活、陪老人们聊天!”

  6个在敬老院长大的孤儿,如今3个成家立业,3个上大学,让李银江很是欣慰。在苏大上学的李月说,“虽然没父母,但从小到大,别人有的我都有。开学,包里准有李叔叔备好的化妆品,怕我不好意思张嘴要,叔心细呢!”

  李银江说,干好民政,心热是关键,要让大家老有所养,少有可依,人人有家。

  除了孤儿,李银江还有“三个放不下”。

  放不下空巢老人。李老爹不会做饭,老伴死后一人过,长期喝牛奶、吃方便面,三个月不到把自己吃进医院,儿女把寿衣都拿来了。被热心的李银江接到敬老院,现在身体好得不得了,天天打麻将。

  放不下流浪乞讨者。一年冬天,一位冻得满脸疮痂的流浪者在草垛被李银江发现。带回来问他也不回答,很多人怀疑:“是个哑巴吧?”李银江拿毛巾和冻疮膏,边帮他清洗边搽冻疮膏,“涂了冻疮好得快,别怕。”李银江利用搽药跟他聊天,一来二去流浪者开口了,说要回家。经过查找,终于让他和泗洪的家人团聚。

  放不下残疾人。几十名残疾人在李银江资助下做小生意,自食其力。

  撤乡并镇后,很多老人要跑到十几里外的镇中心小学接送孩子。送完孩子没处落脚,冬天冻得到处钻,夏天热得要中暑。看在眼里的李银江借鉴别地的经验,筹资80万元挨着学校建起510平方米的“关爱驿站”。安装冷暖空调,老人们送完孩子可到这里休息、打牌、理发、看电影,全免费,赢得满堂彩。

  眼明:让老人过得有尊严

  自从来了新炊事员张玉平,从不进厨房的老院民纪凤如三天两头往里钻,剥葱洗菜,浑身是劲。李银江看出来了,老纪这是对离异的张玉平有意思呢。“老纪,这两个月你负责厨房卫生,张玉平刚来,你帮她。”李银江有意成全。一来二去,两人越走越近,最终成功牵手。结婚那天,敬老院张灯结彩,摆了十几桌,镇领导来为两位老人祝福。“打一辈子光棍,进来娶了老伴。”很多人开玩笑,“你这个敬老院进得值!”

  在李银江撮合下,敬老院成功了9对。

  大部分老人无儿无女,有人过去甚至受过歧视。李银江心里有杆秤,“要让他们过得有尊严,感觉没白来这人世间一趟。”端午、中秋、春节三大节,李银江都是和妻子在敬老院和老人们一起过,雷打不动。后来有了孙女,孙女也跟着来。

  “开席啦!”20多个菜摆满桌,李银江一家人挨个给老人们敬酒。这是光盘里刻录下的去年敬老院的除夕情景。“后半生在敬老院没受苦,过得比有儿有女的还强!” 90岁的陈克林几度哽咽。

  起初,院里有的老人常拌嘴吵架。李银江一拍脑袋,“劳动了大半辈子,现在没事做了,当然容易闲出是非!”他开出一块地,取名“农疗园”,老人们可以种菜、养鱼、栽树,全凭自愿。工分制,劳动一小时计1个工分,每个工分3块钱,日记分、年分红,多的一天能挣20元。这下好了,老人们矛盾少了,小病小痛没了,院里的菜能自给了。几年下来,敬老院还出了几个“万元户”。

  手净:不为钱所惑 不为权所累

  2013年,一封来自某军区的公函发到了县政府,请求为束其华办农村低保。县里很重视,派人落实,到了李银江这里卡了壳:不符合条件,不能办!原来,退伍的束其华儿子不久病故,他向军区的“老团长”倾诉老年失子之痛。老团长担心没儿子的他无生活来源,希望地方政府办个低保,却不知老束其实有车有房,生活富足。在李银江开导下,老束最终在书面回执上写下“我自愿不要享受低保待遇”,并告知老团长详情,公函风波化解。

  手要干净,不为钱所惑,不为权所累,不为情所扰,30年来,李银江都是这个原则。丈夫突然去世,三个女儿出嫁在外,失去生活来源的姐姐李银华想办个低保。她知道李银江性格,直接找到镇里的分管领导,拿着政府的会办纪要再去找弟弟,哪知还是被他否决了。“你还有三个女儿,还有我这个弟弟,你比那些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强多了,不能批!”气得姐姐找他爱人哭诉,一年没上他家门。不批归不批,以后每月他都给姐姐寄去七八百元的生活费。

  不管对方什么来头,李银江按章办事。他办的低保,没有一起投诉。“每年经我手的钱一千多万元,但全镇6617位民政对象,其中22个孤儿、83个重点优抚、68个五保老人、684个空巢老人,笔笔都是吃饭钱、活命钱,没一分是多余的。”

  本报记者 蔡志明

2016-06-29 来源:新华日报

友情链接
中共淮安市洪泽区委主办
中共淮安市洪泽区委党建办承办
Copyright(c) 2017 版权所有 苏ICP备10206169号-2